10月 17, 2022
美国多州遭冬季风暴袭击 已造成至少20人死亡

中新网2月17日电 据“”报道,冬季风暴在美国肆虐,数百万人处于破纪录的低温中,全美已报告至少20人因此丧生。

据报道,美国多地16日出现破纪录低温,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出现零下35摄氏度低温,打破1978年的零下27摄氏度纪录;一向温暖的得州达拉斯-沃斯堡也跌至零下17摄氏度,改写1903年以来纪录。

报道称,目前相关死亡案例达至少20起,其中包括得州休斯敦地区有一家人因用壁炉取暖引发大火,造成祖孙4人丧生;另外还有龙卷风袭击北卡罗来纳州滨海城镇,夺走3条人命。

当地时间2月15日,美国得克萨斯州遭遇冬季风暴袭击,休斯敦气温降至零下8摄氏度。图为休斯敦居民在积雪的马路上骑车。 中新社记者 曾静宁 摄

全美电力中断最严重的地区是得州,有400多万户家庭和企业无电可用。得州官员要求美国联邦紧急事故管理总署(FEMA)提供60台发电机,并计划优先提供给医院及疗养院。FEMA表示,得州已启用35个避难所可供1000多人使用。

另外,俄勒冈州有25万人在冰风暴后无电可用;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46厘米的积雪迫使公立学校取消线下课程。极端天气也威胁着美国新冠疫苗接种工作,拜登政府表示,疫苗的运送和交付可能会延误。

空中交通也受到影响,截至16日中午,美国已有2700多架航班取消,影响最大的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取消800多架航班,位于休斯敦的乔治布什洲际机场也取消700多架航班。

More Details
10月 15, 2022
俄叶卡捷琳堡市一栋九层住宅楼失火 已致8人死亡

1月12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12日报道,俄侦查委员会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侦查总局官员舒利加12日表示,叶卡捷琳堡一栋9层住宅楼发生火灾,造成8人死亡,其中包括1名儿童,当局已对该事故刑事立案。

据此前报道,当地时间1月12日凌晨,叶卡捷琳堡市一栋9层住宅楼发生火灾。消防人员立即对该楼居民进行疏散,共疏散90人。当局出动30人,使用9台专门设备参与灭火工作。

消息中称:“据现有初步消息,火灾造成8人死亡,其中包括1名儿童,侦查机构为查明事发所有情况已进行刑事立案。 ”

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检察院高级助理卡纳托娃12日表示,起火原因可能是居民用火不当。

More Details
10月 14, 2022
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市一幢楼房起火 已致2人死亡

据俄新社8月27日援引俄罗斯紧急情况部消息报道,该国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叶卡捷琳堡市一幢五层的楼房起火,过火面积达780平方米。

俄罗斯紧急情况部尚在调查失火原因,初步判定火灾已导致2人死亡。(总台记者 宋瑶)

More Details
10月 14, 2022
脸书上发死亡威胁 斯堡恐袭作案者亲哥被判刑

图为2018年12月12日,警察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市中心圣诞市场巡逻。(图片来源:新华社)

据法新社报道,3月4日,斯特拉斯堡圣诞集市恐袭案凶手谢里夫·谢卡特的哥哥马莱克·谢卡特,因在脸书上对他人发出死亡威胁,3月4日被斯堡轻罪法庭依紧急程序判处12个月徒刑,其中6个月实刑。

马莱克·谢卡特38岁,自斯堡圣诞集市恐袭案发以来无业,他上周五(1日)在其脸书上发出数帖“具有威胁性”的声明,还公布一张武器的照片,警方后来查明是假枪。他立刻被捕并且被羁押。

More Details
10月 14, 2022
金斯堡:向日葵苏特拉

欧文·艾伦·金斯伯格(英语:Irwin Allen Ginsberg,1926年6月3日——1997年4月5日),美国诗人,他在《嚎叫及其它诗》(1956年)中的标题诗确立了其在垮掉的一代中的领袖诗人地位,堪称美国当代诗坛和整个文学运动中的一位“怪杰”。金斯伯格后来参与了20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在越南战争期间,他是一名主要的反战激进分子。

我行走在旧战舰香蕉码头上,然后坐到一辆南太平洋牵引机的巨大阴影下,看那边箱子房屋小山丘上的日落,继而嚎哭。

杰克·柯鲁亚克②在我的身边,坐在一根破烂的锈铁柱上,在一起,我们同时思考灵魂的问题,惨白、阴沉、满眼忧伤,在机器树的粗糙疙瘩的铁根的包围中。

江面油亮的水倒映出红色的天穹、太阳沉落到弗里斯科群峰的峰顶,那条小河里没有游鱼,那些大山中没有隐士,只有我们,眼睛湿粘,悬立在河岸,像年高的乞丐,劳累无力但机智精明。

看那向日葵,他说,有一片死亡的灰色阴影贴在天上,像人那样大,干燥地坐在一堆古老的锯木屑上——

——我冲跑上去,着迷了——它是我的第一朵向日葵,对布莱克③的记忆——我的幻想——哈莱姆。

东方河流的地狱,啷当着乔斯油脂三明治的桥梁、死亡的婴儿箱、被遗忘的再没有使用过的黑色瘪哑轮胎、河岸的诗歌,避孕套与,钢制小刀,没有什么不锈迹斑斑,只有潮湿污秽的矿碴和刀锋般尖利的人造物转变成过去——

灰色的向日葵向着落日悬立,噼啪噼啪地暴露着,罩满污灰、煤雾与它眼中往昔的牵引机的烟尘——

模糊的穗冠倾伏下去,破烂得像砸碎的皇冠,种子落出它的面盘,明朗的空气很快就会没一颗牙齿的嘴;太阳光线涂饰在它毛发茸茸的头上,像干枯的游丝的蜘蛛网;枝叶挺出,如同手臂伸出主梗;发自锯木屑根的手势,打破一片片膏泥落出黑色的嫩枝,一只死蝇落在它的耳中。

这些积垢不是人的积垢,而是死亡,是人类的牵引机。那一切的灰尘的服饰、那里暗下来的铁路皮肤的外罩、那脸肤的烟雾、那黑色痛苦的眼睑、那积尘的手或者男根或者人造的比灰尘更差的隆起物——工业的——现代的——那文明的一切都在玷污你的狂热的金皇冠——

那些对死亡的模糊不清的思考,那些积尘的无爱的眼睛与终端,和下面枯萎的根须,在沙与锯木屑的住房基柱里,橡胶美元钞票,机械的皮肤,哭泣的咳嗽的轿车的内脏与内脏结构,空洞寂寞的旧战舰以及它们锈迹斑斑的哀鸣的舌头,我还能说出更多的,一些公鸡雪茄的燃烬的尘灰,手推车的孔穴与轿车的乳白的胸脯,椅子上取下的破烂不堪的臀部与发电机的括约肌——这一切的一切,都纠缠在你干瘪的根须里——而且,你在那里站在我面前的落日中,你的全部荣光都在你的形体中。

一朵向日葵的完美的美人!一个完美的优秀的可爱的向日葵生存物!一双双投向新生的希比月亮的甜蜜的自然的眼睛,活生生地激奋地醒来,在落日的影子里攫取旭日的金色的月汛的微风!

在你咒诅铁路的天穹和你的花魂时,有多少飞蝇嗡嗡地围绕你而不顾你的尘垢呢?

可怜的死亡的花吗?你什么时候忘记你是一朵花?你什么时候看看你的皮肤并确认你自己是一辆无力的肮脏的苍老的牵引机呢?你是牵引机的阴魂吗?你是一度强盛的疯狂的美国牵引机的幽灵与鬼影吗!

所以,我攫取了骨骼般浓重的向日葵,并且把它放置在我这边,像一根君主杖,然后把我的训道传达给我的灵魂,也传给杰克的灵魂,传达给一切愿意听的人。

我们不是我们的积尘的皮肤,我们不是我们的令人惊恐的惨白无力的积满灰尘又没有影像的牵引机,我们都是内在的金色的向日葵,由我们自己的种子与毛发茸茸的的完整形体保佑,长成疯狂的黑色的正统的落日中的向日葵,由我们自己的眼睛看护,在疯狂的牵引机河岸落日中的弗里斯科山丘样的旧战舰的晚坐幻想的阴影里。

① 苏特拉:梵语,“线”的意思。这个词暗指佛教或婆罗门教的教义训道的教文。

② 杰克·柯鲁亚克(1922—1969):垮掉派作家。著作有《在大道上》等。

③ 布莱克:英国诗人。1948年在哈莱姆,金斯堡获得一次幻觉启示。在幻觉中,他听见威廉·布莱克朗诵诗作《呵!向日葵》。

More Details